昌都地区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遭遇“空置期”?二房东你不要怕

2020年09月16日 10:14

租房是人们“异地他乡”普遍的生活常态,在熙熙攘攘的刚需租房市场,越来越多的“二房东”替代了“原房主”的位置。

二房东通过“转租”的方式,整合分散的C端房源,以长期租赁的形式获取“原房主”的物业使用权,将其进行装修后转租至租客,从转租中获得收益。近年来,“二房东”逐渐在租赁市场发展壮大,但其模式盈利微薄,一因拿房成本逐年攀升,二因缴税。

做个二房东也不轻松,最怕就是房屋空置期。很多职业二房东为了投资租赁市场,几乎拿出所有的积蓄,然而血本无归的也很多,最后和“原房主”的房屋租赁合同未到期,房子租不出去,就像烫手的山芋一样。

“二房东”最怕的事情总结如下:

一是房屋空置。

二房东的利润主要来自于房间,整租,分租之间的差价,以及部分增值服务,来自于毛坯房和精装房之间的溢价。很多二房东在收到房屋之前,房屋可谓是杂乱差,为了租出好价格,必须要对房子进行重新装修,并配齐家电器具。

在租客见到房子之前,“原房主”的房租,中介的中介费,装修的工人费,材料钱,家具电器等费用已经提前投资进去了。因此,由于较高的转租赁成本导致不能忍受空房,成本一直在支出,毕竟房子空一天,就要少收一天钱。

二是不良租客。

做二房东久了,总会遇到一些不良租客,到期不走,租金不交,水电费不交,不到期无理由强要押金,随意进行房屋“二次改造”、房屋损坏……让人无奈到想哭。还有一些素质低下的租户,无端闹事,聚众赌博,影响别的租客不说,若是遇到非法乱纪的事情还会给二房东惹一身麻烦,耗费二房东大量的时间及精力。

三是邻里投诉,纠纷。

这些是个人二房东以及分散式公寓等传统“二房东”所担心的,也是最揪心的事儿了。如果邻居或者上下都是本地人的情况下,有些邻居看不惯租房的房客,有一定动静就投诉到居委,这让二房东很头疼;特别是矛盾激化后,这些邻居的各种“要求”就会源源不断的找上门。

还有租客之间的纠纷投诉,有些租客严重不爱干净、客厅堆满自己物品、房屋经常吵闹到凌晨、常带陌生人进进出出……搞得租客之间关系紧张,严重情况下导致其他租客不满,搬离,因此造成规模性的资金损失,租客流失。

那么,如何避免二房东的“三大烦恼”,快速找到高素质的租客?来租客网,就已经解决了。租客网从二房东角度出发,切实考虑广大二房东的困扰,不收取任何端口费用,无中介费,只要你把房子挂在租客网,就会有租客网专业的团队为您解决所有的租房困扰。

担心遇到不良信用的租户?租客网拥有完善的平台保障,在租客上注册的租户均为实名认证,保障租客身份真实性和交易可行性,完善的信用管理,令广大房东安心。

担心房屋空置期过长?租客网以互联网+为主导,用共享共赢的模式,通过公司服务质量保障体系,建立起以客户价值需求为核心的大型租赁信息管理平台,汇聚了大量的房东和高信誉租客租赁信息传送及时准确有保障。

只要你将房子放到租客网,第一时间就会获得符合你招租要求的各类最全面最专业信息,让你更快更便捷高效地将房子出租出去,彻底减少空置期带来的顾虑。

其次,租客网预租服务,减少空置期。在房屋租赁到期前,将房屋租赁信息曝光在租客平台,给需要的租客更多看房的机会,同时减少房屋空置期的风险,这是租客网针对“可怕的空置期”提出的最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另外租客网还提供房屋破损承担,让二房东安心更放心,再也不用担心你的房子被肆意破坏啦!租客网让你的房子完好无缺!

还在为你的房子租不出去发愁吗?快来租客网吧,高素质租客随便选,让房子更快更好地租出去,做一个幸福轻松的二房东!


相关推荐

租客网:把房子,交给放心平台

作为服务大众的社会工作者,人们都渴望被认同和尊敬,房产中介行业同样如此。据行业报告内容显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房产经纪人渴望得到职业尊重。该报告称:受行业固化印象,经纪人不希望外界对其冠以“中介”的称谓,反而更希望称呼为“房产经纪人”或“置业顾问”。对于“被叫成中介时,你的感受是?”的问题调查,有46.17%的人表示“感觉不舒服”。他们更希望客户称他们为“房产经纪人”或者“置业顾问”。实际上,职业认同感的提升,与之相伴随的是房产中介行业的日趋规范,以及该行业对进入者准入门槛的提升。报告显示,经纪人已经逐渐摆脱低学历标签,拥有高等学历的经纪人比例高达81%。其中,本科学历比例24%,大专学历57%。据了解,租赁行业一直在不断提升经纪人群体的统招本科率,全面增强经纪人的综合素质与基础能力。报告称,未来学历准入门槛会进一步提升。互联网赋能房产经纪“付出努力才有回报”,任何行业皆同一理。实际上,房产经纪不是外界想象的挣快钱的行业。随着从业年限的增加,不断增强的专业能力以及不断深入的社区连接度,这些才会帮助房产经纪人促成交易,获得更高的收入。根据行业调研反馈,有61%的人愿意将房产经纪人视为可长期从事的职业。于是,这一行业“越老越吃香”也将成为可能。而且,伴随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经纪人将获得更多销售技能和带客渠道。以互联网为载体,已成为众多企业创新发展的必选路径。于是,便催生出了房产经纪人“线上+线下”的作业模式,拓展了经纪人的沟通和销售渠道。报告调查显示,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已经率先用“分享合作”的方式广泛拓宽经纪人从业范围,开设“全民合伙人”服务项目,将“分享房源”与“搭配组合”相结合,使全民合伙人和客户进行有效沟通,成为最了解客户需求的人。同时,租客网的线上实时看房功能也受到热捧,为全民合伙人开展业务交流打造良好基础,线上+线下的作业模式已成全民合伙人的常态。而且,全民合伙人再也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合作共赢已成共识。在租客网,每位全民合伙人都可组建自己的团队,每单成交背后都有队友的助攻,并且每个团队没有队员人数限制,他们在租客网都可拥有属于自己的独家店铺,挑选心仪的房源,这也反向也促进了内部合作意愿,使合伙人之间形成利益共同体。帮助他人服务大家有一点很多人可能不会想到,这些全民合伙人在租赁房子的同时,还做了很多好人好事。“既赚人情又赚钱”就是对他们最贴切的形容,全民合伙人通过对周围房源的信息了解与整合,将合适的房源信息优先匹配推送给身边有租房需求的人。这些客户可能是合伙人的朋友、同事或家人,合伙人对他们既了解又熟悉,不仅能及时推送让他们满意的房源,节省大量找房看房的时间,同时也是对房东的保障,把房子租给放心的人。

2020年09月08日 10:17

阿里年 GMV 超过万亿美元,但用户快被拼多多追上了

相比起其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或许是最能反映中国市场冷热的温度计。5月22日周五,阿里巴巴集团(BABA.US)于美股盘前发布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14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070.38亿元。按收入板块细分,包含淘系电商和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电商部分保持21%的同比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盒马等低利润率自营业务的快速增长,而高利润率的淘宝天猫带来的客户管理(增长3%)和佣金(下降2%)收入合并同比增长仅1%。与佣金同样下滑的还有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8%。阿里云和创新业务仍然保持住了增速。阿里云在2020财年收入破400亿元增长62%,季度营收达122亿元增长58%。据摩根士丹利,阿里云的估值已至770亿美元。但在一季度行业普遍火热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上,阿里却似乎并没能从疫情中获益。财报显示,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营收仅增长5%,甚至不如上个季度。不管怎么说,在阿里2014年上市之后,核心电商出现衰退或停滞前所未有。与拼多多、京东相比,阿里巴巴的业绩也最接近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的实际情况。受早先港股影响,周五美股的中概股也遭到普跌,阿里巴巴股价收盘大跌5.87%,年初至今基本没有涨跌幅度。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跟阿里本季度几乎同时发布财报,尽管44%的营收增长是创上市记录的新低,但仍然远超彭博分析师一致预期,再加上核心用户指标年度活跃买家突破6亿,拼多多的股价逆市大涨14.5%,年初至今涨幅已经达到81.65%。站在阿里的角度,资本市场没有太给面子。以周五收盘的市值计算,阿里巴巴现在只相当于6.5个拼多多了。抗风险品类阿里巴巴这次的财报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零售市场GMV达人民币6.589万亿元。单一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确实是一个里程碑,阿里称之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原因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5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抛开这里面浪漫化了的修辞不论,1万亿美元的GMV本来就是当一种商业模式跑通并且证明可持续之后,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这不是精准预测,而是精算后的结论。我们能直接看到的是,尽管除新零售外的中国零售市场收入增速停滞,但是天猫完成支付的实物GMV仍有10%的同比增长,这个体量的这个增速,相比起京东和拼多多来说也不算太劣势。并且对天猫的商家来说,给平台交租的压力也在本季度相对减少,因为阿里对于10%的GMV增长没有选择过多变现。疫情期间,阿里选择放水养鱼的策略。不过,天猫仍然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平台之一。在物流履约上,相较京东的自有物流体系,疫情以及各地政府的居家令使得阿里所依赖的社会化物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摆,甚至一度淘宝天猫不得不想尽办法给商家压力催促发货,以减少对用户体验已经造成的伤害。另外,阿里在品类上也在疫情期间吃了亏。淘宝天猫的传统优势品类是服饰和美妆,阿里在过去多年里把这这两大高利润品类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消费者也早已形成认知。然而,疫情使中国消费者无法出门,即使是出门也更加注重防护而非时尚,从而也大幅减少了对服装时尚的消费。“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张勇在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解释道。此外,受制于一季度疫情对交通和人力的影响,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8%。不过,张勇称天猫上的快消品本季度销售增速达到40%,食品生鲜的消费也在大幅上升。这与其它平台第一季度的数据相符,京东财报显示,一季度京东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同比增长38.2%。在这些利润率微薄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阿里本不具优势,2015年以来对盒马等新零售业务的投资才使阿里慢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理解的是,互联网平台业务容易高增长,投一块钱可能会有十块钱的回报。而对传统零售业来说,投一块钱能在保本的同时赚回一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生活必需品品类更具风险抵抗性,在经济下行区间里仍然保有稳健的消费需求,本次疫情将使集团更为重视天猫快消品及新零售业务的投资和建设。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阿里内部人士称,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阿里表示,4月份天猫实物GMV已经有“强劲复苏”,而5月则“继续增长”。阿里需要新用户尽管阿里如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京东的回暖和拼多多的崛起已经是无法遏制的事实。首先是阿里核心电商的年活买家增长趋缓。本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26亿,较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12个月增加7200万,但是较上个季度的7.11亿仅增长1500万。纵向对比,蒋凡2017年底出任淘宝总裁以来(后又陆续接任天猫总裁、阿里妈妈总裁总揽核心电商业务),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02亿,2020财年增长7200万,在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尤其放缓。尽管张勇称70%的新用户来自于不发达地区,但在2015年以来,阿里的用户增长似乎又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横向来看,从2019年开始,京东的活跃买家已经恢复增长,本季度更是增加了2500万,有提速趋势;而拼多多自上市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用户数据的增长就一直非常令人惊讶,本季度尽管有所减少,但仍然保持4300万的单季度年活买家增长,还是有许多对拼多多感到好奇的新用户下载并下单使用这个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综合平台电商。如今,拼多多的年活买家已经高达6.28亿,与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7.26亿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亿以内。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不变,在接下来的四个季度内,拼多多的年活买家数据很有可能将超过阿里。借助中国第一APP微信崛起的拼多多,它用户维度的天花板也可能就是微信。不过,按照GMV和活跃买家数计算,阿里的平均年活买家年度支出金额仍然达到9714.9元的高度,而拼多多仅有1842.7元。阿里在客单价、复购率和用户心智上仍然有较大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最火的电商带货直播,此次财报中张勇作出了正面的分析。“直播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达人和名人扮演的是推销员的角色,赚的是佣金。”在同业将电商带货直播直接视为一块新兴业务的时候,阿里的态度看起来要比预想中谨慎得多,尽管淘宝直播在过去两年培育出了李佳琦和薇娅这两大超级带货主播,并席卷了带货直播的风潮。张勇称,从商家的角度,选择直播带货只是替代了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沉淀下用户,做更长久的用户运营。36氪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也发现,即便是一些头部带货主播做一场直播,给商家带来的交易大部分都并非在主播直播间里直接实现,而大量是通过零散微商渠道出货。除非带货主播能从品牌和商家手里拿到一定时期内绝对最低的价格,而拥有这种议价能力的主播,在全网范围内屈指可数。这意味着,带货直播与平台收入之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电商平台要从直播中获益,需要更复杂的其它环节来实现。“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整体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的价值实现。”张勇解释。因此,一些公司把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寄希望于直播,从阿里的经验和观点来看,这可能并非最佳选项。

2020年05月26日 11:17

租客网:给予租客无微不至的关怀

“如果说买房是吞人的魔,那租房就是吸血的鬼了”在深圳租房有二十年时间的王先生抱怨道。二十年前王先生来到深圳,开了一家餐饮店,二十年间,王先生一直租房给员工当宿舍,初来乍到的王先生也一起租房住。这二十年间,王先生跟他的员工前前后后搬了近十次家,起初租的是城中村,虽然环境差点,但是价格便宜,那时城中村的房租只有几百块钱,比当时正经的二居室便宜多了。后来,王先生餐饮店的生意越来越好,便改善了员工的居住条件,租下了靠近店面的三居室,王先生回忆,“当时的房租只要2700,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换了几次房子,虽然房子的位置和大小都差不多,但价格却是逐渐上涨”。如今王先生已在深圳城区居住有二十年了,谈及这二十年来房租的变化,王先生感触颇深“前几年房租都是小几百的涨,今年一下涨了两千,照这样下去还得了,怕是店也也支撑不下去了”。“虽然店里的生意还不错,但如今人员工资高,房租也高,店铺的租金更是高的吓人,前几年是小赚了几笔,但最近都是保本的啊,真怕哪天会入不敷出啊。”谈到此处,王先生一直眉头紧锁,随即便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起了烟。表面看,近期住房租金上涨,与毕业季、就业季的到来有关。但就深层分析,更多的是资本涌入后新的炒作行为,从炒房到炒房租,资本狂欢的盛宴背后,最终受伤的仍是租客们,王先生虽说事业遇到冲击,但也是有多年经验和积蓄的,那那些刚毕业的毕业生该怎么办?任由资本宰割?还是年纪轻轻就放弃大城市的机会?难道坑蒙租客的“黑中介”已成市场常态?当然不是,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打造全方位的租赁体系为导向,以最广泛的受众群体和参与群体为基础,以行业领先的IT技术为支撑的租客网就自始至终以维护租客利益为己任,致力于打造租客更满意的租房体验感。面对房租恶性上涨等一系列市场乱象,租客网更是表示租客网表示,作为纯平台,大共享,绝不会以一己之利去损害租客的利益,更不会为此去破坏租赁市场的风气。市场虽乱,但租客网初心不忘,至始至终都在维护租客的权益,正是租客网无微不至的关怀给租客带来了“家的温馨”。目前已有众多租客选择加入租客网,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小中介选择加盟租客网。相信在越来越多用户的支持下,租客网定会为广大用户带来更优质的服务!

2020年05月12日 11:12